你的位置: 首頁 > 女生頻道 > 豪門總裁 > 天才萌寶:總裁爹地戲太多
《天才萌寶:總裁爹地戲太多》陸南尉阮溪全文免費閱讀

天才萌寶:總裁爹地戲太多希多

主角:陸南尉阮溪
主人公叫陸南尉阮溪的小說叫《天才萌寶:總裁爹地戲太多》,它的作者是希多傾心創作的一本現代言情小說,內容主要講述:陸南尉沉穩審慎,唯一的意外,就是一夜春風多了個兒子。 陸小寶:“老爸,你這么討厭,怪不得連我媽媽都不要你。” 陸南尉:“|||||||” ********* 一次意外,阮溪招惹上了平城第一金主。 陸南尉:“賠?怎么賠?拿你賠?” 甘醇的嗓,像電流竄進她的心里。 他步步緊逼,她無路可退,惹不起,她躲得起。 然而,突然竄出來的小包子,抱著阮溪:“媽咪,我好想你。” 她有口難辯,抬頭,看向小包子的老爸,明白了什么叫做冤家路窄。 可什么時候開始,相看兩厭的父子,在套路阮溪這件事上,開始了統一‘戰線’? ********** 真相揭開,陸南尉將她逼至墻角:“阮溪,我們算算當年的賬。” “什么賬?”她顫顫問。 “當然是拋夫棄子的賬!”陸南尉話一出口,阮溪震驚地看著一大一小。 幾個月之后。 陸南尉單膝跪地:“阮溪,嫁給我。” 阮溪:“為什么?” 陸南尉:“包子都給我生了,還不嫁?” 阮溪看著某包子:“小寶,媽媽嫁不嫁?” 陸小寶:“這么多年才想著娶你,當然不嫁!” 某人臉一黑,嘿,這熊孩子,說好的幫他把老婆套路回來呢?...
狀態:連載中 時間:2019-10-10 19:19:22
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

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

  • 章節預覽

清吧里,縈繞著舒緩的音樂。

熟悉的旋律,讓坐在角落里的阮溪,忍不住地捂住了耳朵。

那晚就是這首歌,伴隨著堅硬的胸膛,溫熱粗糲的呼吸,讓她渾身著了火。

阮溪原本就因為面試不過,感到煩悶,最不想記起的畫面,卻像潮水一般朝她襲來,更讓她痛苦至極。

手機進了一條短信,是閨蜜美詩發過來的:好阮溪,我課題沒做完,晚點到!

她睨了一眼,視線立刻轉移到了酒杯上,她拿過果酒往嘴里送。

甜甜的果香,卻讓她不禁皺了眉頭,這酒……不夠烈,不能帶走她的煩惱。

她朝服務員招了招手,指著最烈的酒:“我要這個!”

一杯、兩杯、三杯……

接連不斷,她覺得胃逐漸燃燒,更難受了,原來,借酒澆愁都是騙人的。

與此同時,阮溪的側右方坐著的男人,慵懶地往后一靠,凝著醉酒的阮溪。

清吧里淡藍的光線,灑在男人棱角分明的臉上,那雙炯炯有神的眼睛里多了一絲玩味。

“怎么,陸少,看上了?”林毅一邊打趣,一邊把果汁遞給陸南尉。

陸南尉淡然地收回視線,順手接過果汁,聳了聳肩。

接著,他的嘴角微微上揚,露出了一絲不屑的笑意:“醉酒的女人,最讓人討厭。”

說這話的時候,陸南尉的腦海中,還閃現了一個女人,喝多酒之后微醺的樣子。

林毅嘖嘖了兩聲,逗趣道:“但她看上去的確是個尤物。”

哪怕他調侃都到這樣的份上了,陸南尉依舊一副不為所動的模樣,那冰冷的臉上,沒有多少表情。

陸南尉這樣的反應也不奇怪,這個單身貴族是出了名的不近女色,要是哪天見他對某個女人感興趣,簡直就是發現新大陸。

林毅思緒還沒回來,之前明明坐在側方醉酒女人,不知道什么時候來到了他們這里。

“你……”林毅才說一個字,就被阮溪一把拉住了。

阮溪看著西裝革覆的男人,就想起今天成心為難她的面試官:“你就是想占我便宜,不給你占,你就不錄用我,世界上怎么有你這種敗類?”

“還有你,看什么看,同流合污!”阮溪轉而把苗頭對準了坐在那里的陸南尉,臉上還帶著不恥的表情。

男人清冷的樣子,讓阮溪怎么看怎么不舒服,她說完還對他做了一個鄙視的動作。

陸南尉一愕,接著,他緩緩站起來,朝著她一步一步地走去。

最后,他在阮溪的面前站定,欣長的身影籠罩著阮溪。

他對她輕嘲一聲:“知道我為什么討厭醉酒的女人嗎?”

阮溪已經醉了,哪里還能真明白他話里的意思,她眼神有些迷離,沒說話。

陸南尉一字一句,薄冷出聲:“醉了酒的人,容易滿口胡話……”

說著,他睨了一眼阮溪抓著林毅的手,說:“更可怕的是,發酒瘋。”

“酒瘋?”阮溪像是聽到好笑的話,松開了林毅,手轉而拍在了陸南尉的胸膛。

隨之,陸南尉劍眉一攏,臉色陰沉下去,站在一旁的林毅,大氣都不敢出。

林毅看著面前的場景,這女人不要命了,知道這拍的是誰嗎?

陸南尉已經露出了嫌惡的表情,他還沒來得及扯開她的手,滿身酒氣的女人就靠在了他的身上。

“我告訴你哦!”她噓聲。

阮溪踮起腳尖,湊到了陸南尉的耳邊輕悄悄地說:“我……沒醉,還能喝!”

酒味兒縈繞在陸南尉的鼻前,他板著臉,軟膩的身體緊貼著他,讓他渾身都不自在。

“這唱的哪出?”陸南尉哼聲,實在不想多看她。

接著,他一把鉗制住她纖細的胳膊,快速將她扯開。

他并沒有用多大的力氣,他只是不喜歡她,并不想傷她。

步伐有些浮的阮溪卻沒站穩,倒在了沙發上。

女人長發凌亂,遮擋了清麗的容顏,倒在那里的姿勢,狼狽至極,以至于林毅都不忍心看。

“你們干嘛,欺負人啊!”

驚叫聲傳來,陸南尉和林毅朝來人看過去,一位戴著眼鏡的女人氣沖沖跑過來。

沈美詩來到阮溪的身邊,將她從沙發上扶起來,瞪著面前衣冠楚楚的兩個男人。

“長得人模人樣的,在清吧還對女人動手動腳……”沈美詩為阮溪打抱不平,只不過話還沒說完,就被林毅給打斷了。

林毅誒了一聲,指著阮溪說:“是你朋友醉酒扯著我們一頓胡說八道,怎么就成了我們對女人動手動腳了?”

沈美詩就要辯駁,阮溪卻雙手往她脖子上一勾,然后用力搖晃著沈美詩。

一邊搖還一邊說:“壞人,都是壞人!”

汗……還真醉了,沈美詩那叫一個不好意思。

她連忙低著頭一邊對他們說對不起,一邊把人扶走。

林毅想叫住她,冤枉人就想這么走了?

他還沒邁開一步,就被陸南尉伸手攔住了:“和她們較勁,沒意思!”

陸南尉看著那兩個人離開,他眉宇之間的溝壑還沒有舒展開,酒味兒像是侵入了他的身體,怎么聞都存在著。

內心的不適,讓陸南尉不愿再待下去,和林毅打了聲招呼,離開了。

而沈美詩成功把阮溪帶出清吧后,心里長長地舒了一口氣,好在那兩個男人沒有為難她。

看著醉的不清醒的阮溪,沈美詩無奈:“你啊你,怎么喝這么多。”

沈美詩攔了一輛出租車,想要將阮溪塞進去:“上車吧!”

“不,我不回去,那里不是我的家!”阮溪叫著,帶著點鬧騰的意味。

沈美詩失笑:“這會兒倒清醒了?知道不去那個家,放心,我不送你去那里。”

醉了酒的阮溪,像個孩子,沈美詩好說歹說才把她勸上車。

路過藥店,沈美詩給阮溪買了點解酒藥,阮溪喝了之后,好受一點,靠著沈美詩的肩膀睡了。

好一會兒,才抵達阮溪養父母的家,沈美詩叫醒阮溪。

解酒藥早就讓阮溪醉意散去,但醉酒的后遺癥還在,她仍舊感到頭疼欲裂,她暈暈地下了車。

一下車,阮溪卻被人一把抓住,身后傳來聲音:“小姐,跟我們回去!”

    1. 種田小說

      巨推文學網種田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種田小說大全,打造種田小說排行榜,您可以方便的進行種田小說免費閱讀。看種田小說,就上巨推文學網。

    1. 驚悚懸疑小說

      巨推文學網驚悚懸疑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驚悚懸疑小說大全,打造驚悚懸疑小說排行榜,您可以方便的進行驚悚懸疑小說免費閱讀。看驚悚懸疑小說,就上巨推文學網。

    1. 玄幻</p><p id=5小說" />

    1. 異世小說

      巨推文學網異世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異世小說大全,打造異世小說排行榜,您可以方便的進行異世小說免費閱讀。看異世小說,就上巨推文學網。

    最新小說

    書友評價

    編輯推薦

    熱門小說

    澳维超u20积分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