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 首頁 > 女生頻道 > 古代言情 > 山河難聘:紅妝拒為后
山河難聘:紅妝拒為后許長歌夏侯塵小說全文閱讀 山河難聘:紅妝拒為后精彩章節

山河難聘:紅妝拒為后浮生

主角:許長歌夏侯塵
主角是許長歌夏侯塵的小說是《山河難聘:紅妝拒為后》,本小說的作者是浮生最新寫的一本重生言情類小說,情節引人入勝,非常推薦。主要講的是:她死之日,正是他冊封新后之時。...
狀態:連載中 時間:2019-10-10 18:18:31
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

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

  • 章節預覽

綠渺帶著小丫鬟們徹底收拾好了白梔閣,也大抵到了傍晚。

插了大門,各個小丫鬟都回房休息了,綠渺和伶兒本應在許長歌身邊當值,許長歌只說讓她們好生休息,也打發回了各房間。

月色縹緲,如虛如幻,朦朦朧朧中,這世間一切是如此的虛假,而又如此的真實。

許長歌望著遠方,慢慢伸出雪臂,纖細的手指輕輕觸碰著窗口瀉下的月光。

“光和年一樣,是接不住的。”媚人的聲音平白的飄蕩在了這寧靜的夜。

“出來吧。”許長歌收回了手。

“小丫頭,膽子倒是不小。”一個紅衣女子走了出來,正是那奉二皇子夏侯諸景之命,送補品來的女子。

“我是見過閻王的人。”許長歌微微一笑:“依波,怎么想,給自己起了這個名字?”

“原來你也有不知道的事。”依波面上帶笑,走到許長歌身邊,一點也不客氣的躺在許長歌床上。

“你還是如此懶。”許長歌搖頭笑道:“也是,既然能躺著為什么要坐著,既然能坐著為什么要站著。”

“依波呀,依附著風波,誰知道這風波會把我送到哪里去呢?或許沉了大海也不一定。”依波一笑看向許長歌:“有些人呢,明明可以躺著,卻非要站著,你說這樣的人是不是很難理解呢?”

“或許有些人看著是在站著,不過是有些理由,讓她不得不站著而已。”許長歌平靜的看著依波:“我能讓你離了那片大海,你愿意嗎?”

“那又要去哪呢?”依波同樣平靜的看著許長歌。

“去天空,或許,當你摔斷翅膀的時候,就可以飛了。”許長歌淡淡的笑。

依波低下了頭,忽然大笑了起來:“好啊。”

許長歌微微低頭,面上依舊是平靜的笑容:“今日的事,多謝你了。”

“免了。”依波從窗戶跳了出去,低低的嘀咕了一聲:“有些人,就算是明知道自己飛不起來,也要摔斷翅膀。”

許長歌輕輕垂眸,關上了窗戶,輕輕打開自己的梳妝匣子,拿出了一個微微泛黃的紙,在代表依波的符號旁邊,輕輕的寫了一行字:有些人,就算是明知道自己飛不起來,也要摔斷翅膀......

這一日倒是清凈,許長歌倚在床上拿著書,眼睛卻看著伶兒繪聲繪色的講著事情。

“今日我可是沒白出去,這府里最藏不住的,就是秘密,四姑娘被禁足的事,這才一晚上的時間,基本沒有不知道,小丫頭們,叫好的可是不少,要我說,到底是四姑娘平時太欺負人,哪有拿丫頭們的錢賣人情的,偏偏她就能做出來。”伶兒一邊磕著瓜子,一邊興致勃勃的說著。

“到底是咱們姑娘太好的了,慣得你如此囂張。”綠渺打伶兒的剝好瓜子里,搶了一把,拿帕子裝了,吹了皮遞給許長歌。

伶兒也不鬧,只是笑:“好姐姐饒了我吧,我都在外面一天了,且容我松散松散。”

“四姑娘進去了,那位。”伶兒伸出手比了個五字:“怎么能坐得做呢,早早的就跑到外面那位那去了,嘁嘁喳喳的,也不知道又憋什么壞水呢,只聽他們院里的說,摔了東西。到底是東邊的那位沉穩,到了晚上我才聽到點信兒,也不算是什么信兒,那位飯照吃,該做的一樣沒落,就是外邊那位和著這個。”伶兒又比了一個五的手勢,那老神在在的樣子,看得兩個人抿嘴強忍著笑意:“去了東邊那位一趟,東邊那位就整理了佛經也不知道要干什么。”

說完,伶兒又老神在在的嗑氣了瓜子,只把許長歌和綠渺樂的打跌。

許長歌書也不看了,只趴在枕頭上笑,綠渺倒是伸開了手,學著伶兒的樣子,比了一個五:“請教下伶兒姑娘,你說這位,外邊那位,和東邊那位,都是哪位呀?”

“就是五姨娘,殷姑娘,夫人唄,笨。”伶兒一臉嫌棄的看了綠渺一眼。

二人更是樂的直不起腰來。

“哎呀,你們笑什么,人家說的是真的。”伶兒急的直跺腳,見兩人還是不理她氣堵堵的出去了:“真沒趣,討厭。”

屋里許長歌二人早就笑做一團了。

一日無事,晚上許長歌依舊教伶兒練些淺顯的武功,只是見了她就忍不住想笑。

次日一早,卻是許長歌難得早起。

“今日父親沐修,早飯就不在屋里用了。”許長歌一邊收拾著一邊吩咐道。

“今兒我跟姑娘去吧。”綠渺把珠花插到了許長歌頭上。

“不用,依舊伶兒跟著我,這事她早晚得熟悉。”許長歌有些嫌棄的看著面上抹的脂粉:“這脂粉還不如不用的好,擦了吧。”

“讓綠渺姐姐去吧。”伶兒期期艾艾的說:“我可不想看到老爺那張閻王臉,簡直嚇死鬼了。”

“讓父親知道你這么說,看不扒了你的皮的。”許長歌瞪了伶兒一眼:“許多事,都是強勉得來的,難不成以后這種場合,你綠渺姐姐不在,還沒人跟在我身邊了?”

伶兒嘟了嘟嘴,到底跟著許長歌出了門。

才到大夫人院里,就聽到說,殷姑娘病了,不能來了。

許孟氏服侍著許運城出來,擺了飯,一家人按著輩分坐下,其實坐著的也就是許運城夫婦,和許長歌而已。

“老爺,這殷丫頭一病,我心里總是不踏實。”許孟氏倚在椅子上,一副柔弱的樣子看著許運城。

“是啊,殷姑娘這一病來的邪乎,怕不是沖到了什么,咱們這附近,有一個如來音寺,遠近聞名,最是在靈不過的了。”一旁伺候的五姨娘也跟著添油加醋。

“如來音寺?雪菀那丫頭不正是說,有人托夢,要個有如來的寺廟才好,我正說呢,這有如來佛象的寺廟不在少數,難道要一個一個拜不成?如此說來,也有可能是名字中帶如來的,也說不準。”許孟氏放了筷子,幾分思索道。

“食不言寢不語。”許運城掃了一眼眾人。

屋內好不容易安靜了一會,五姨娘接了許孟氏眼色,一邊給許運城布菜,一邊又不知好歹的開了口:“老爺,這個事只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啊。”

“什么有的無的,都是一些愚昧之言,生病了找大夫,去寺廟在拜還能把病拜好了?”許運城也沒心思吃飯了,端起茶盞漱口:“五姨娘,你這平日的禮儀都學哪去了?”

許孟氏打了個眼色叫五姨娘下去,卻是親自給許運城倒茶,柔聲道:“老爺,多做些總沒壞處,雪菀丫頭病在咱們府上,總不能不管不是,七丫頭前些日子也受了驚嚇,不如讓她上山去,替雪菀丫頭祈福,寺廟清凈之地,也利于養身,七丫頭出生的時候,就有道士給算過,是個大富大貴的命,可惜我那可憐的四妹妹......”許夫人半掩著臉很是悲傷。

“大清早的找不痛快。”許運城把茶盞放在桌子上,里面的茶卻是一點沒動:“你們內宅的事,自己安排。”說吧,起身就出去了。

小說《山河難聘:紅妝拒為后》 第11章誰倚風波逐水流 試讀結束。

    1. 幻想小說

      巨推文學網幻想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幻想小說大全,打造幻想小說排行榜,您可以方便的進行幻想小說免費閱讀。看幻想小說,就上巨推文學網。

    1. 穿越種田小說

      巨推文學網穿越種田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穿越種田小說大全,打造穿越種田小說排行榜,您可以方便的進行穿越種田小說免費閱讀。看穿越種田小說,就上巨推文學網。

    1. 種田小說

      巨推文學網種田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種田小說大全,打造種田小說排行榜,您可以方便的進行種田小說免費閱讀。看種田小說,就上巨推文學網。

    1. 歡喜冤家小說

      巨推文學網歡喜冤家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歡喜冤家小說大全,打造歡喜冤家小說排行榜,您可以方便的進行歡喜冤家小說免費閱讀。看歡喜冤家小說,就上巨推文學網。

    最新小說

    書友評價

    編輯推薦

    熱門小說

    澳维超u20积分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