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 首頁 > 女生頻道 > 古代言情 > 娘子別動手
主角叫戚解上官胤的小說是什么 娘子別動手全文免費閱讀

娘子別動手陳諾

主角:戚解上官胤
獨家小說《娘子別動手》由陳諾所編寫的古代言情風格的小說,本小說的主角戚解上官胤,書中主要講述了:方圓十里,都知道,戚家有一長女戚解...四歲扒了男娃褲子,八歲燒了后山樹林,十五歲毀了及笈禮。自此兇名在外,無人敢娶,直到一窮酸秀才上門求娶。首次回門被誣陷,娘子別怕!偏心娘親找上門,娘子我來!強勁情敵來搶人,娘子我的!本以為是嫁了一個四肢不勤,五谷不分的書生,沒想到卻是一個扮豬吃老虎,能屈能伸的人中龍鳳?...
狀態:已完結 時間:2020-02-18 14:42:44
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

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

  • 章節預覽

秦媒婆看戚解那猶豫不決的臉色,最后咬咬牙都打算拿銀子了,結果被這人砍掉二十兩,雖是心懷不滿,卻也只能滿臉堆著笑說,“那就看在你是新嫁婦上,再給你便宜二十兩。”

戚解能感覺到秦媒婆的敵意,卻不知是從何而來,看著她那般模樣覺得有些眼熟,卻死活想不起來在哪里見過,從藥王谷回來,見過的媒婆高達百人,若是見過也是應當的,于是戚解也釋懷了。

毫不猶豫的從懷里掏出八十兩遞給秦媒婆,“成交。”

買好房子就是買家具了,吳大夫給她推薦了一家極富盛名的家具店,據說曾祖父還是京城里赫赫有名的家具商,后來犯了事被貶謫到這窮鄉僻壤,但是打出來的家具是一等一的好。

戚解直接去買的成品,然后雇了幾個身強力壯的漢子給她搬到新家里,又從牙婆那買了一個丫鬟,專門用來伺候那不好說話的婆婆的,那婆婆身體不好,可是讓自己伺候?

呵,簡直開玩笑,原來師兄生病讓她去喂藥,給他燙出了一嘴的燎泡,從此再也沒人敢讓她伺候。

那丫鬟十三歲,身上的布衣已經縫縫補補的已經不能看了,餓的面黃肌瘦,一說話就快要哭了的模樣,但是據牙婆說很會伺候人。

全部置辦好以后,戚解就領著丫鬟回褚家去了。

褚柏思正給他娘熬藥,坐在一個小爐子旁邊看書,火光明明滅滅,發出細碎的聲響,他卻還能搖頭晃腦的讀下去,也是個人才。

“喂,東西收拾好沒?我房子全安頓好了,搬家去。”戚解走過去對著正在背書的褚柏思說道。

“收拾好了,娘子可吃過午飯了?”

經他這么一說,戚解才想起來,光顧著房子了,忘記了吃飯這一茬,是隨意的擺了擺手,“沒吃。先搬家,晚上我帶你們去酒樓里吃。”

雖然她沒有吃過褚柏思做的飯,但是從他洗碗的那個本樣子來看,做飯勢必不會好吃。她只會做簡單的幾樣菜,做出來口味還不是很理想,那個十三歲的小丫頭看起來瘦弱的厲害,更是不可能做飯,全家會做飯的就一個人,褚柏思的娘。可是人家現在臥病在床啊。

褚柏思聞言起身,從屋子里拿了一碗吃食,上面漂著油花,面都已經有些軟了,她看了一眼,“你做的?”

“嗯,專門給你留的,還熱著,快吃了吧。”周氏的藥也熬好了,褚柏思拿了碗倒出來,一股刺鼻的藥味鉆進喉嚨里,嗆得戚解還咳嗽了兩聲。

天天喝這么苦的藥,沒病都能喝病了。戚解決定明日重新給她把把脈,然后換服藥吃。

搬家是一項艱苦的事情,但如果你一窮二白,家里連一樣像樣的東西都沒有,那搬家就很輕松了。所以戚解他們搬家,只帶了褚柏思的書籍和那個熬藥的砂壺。

周氏臥病在床多年,根本無法下地行走,戚解只能叫了輛牛車,在上面鋪滿了茅草,還墊了一床褥子,讓褚柏思將周氏背了上去。然后一行幾人繞過了幾個彎,終于到了氣派的新家。

說氣派也談不上,但是比原來那個屋子真的好了很多,戚解之前就安頓好了所有東西,所以他們搬過來以后也很輕松。

“娘子,據說搬家是要點炮仗的,辟邪。”褚柏思站在院子里和戚解端詳了一陣,突然靈光一現想到了這個,其實有些人家還要吃宴,已告知親戚朋友他們家換地方了,串門的時候莫再去別人家。

但是褚柏思家里沒親戚,就算是有那也是老死不相往來的那種,所以這設宴也就免了。

“還有這規矩?”戚解從袖子里拿出二兩銀子遞給他,“那你就去買些回來吧,順便帶著……”說到這戚解猶豫了,她還不知道買來的丫鬟叫什么名字呢。

“丫頭,你叫什么名字?”戚解問道。

“奴……奴婢原來叫七丫。”那丫頭站在原地,做了個半跪的姿勢,但是姿勢不正確,怎么看怎么滑稽,想必是之前牙婆教她們到了別人府上就要自稱奴婢了。

“七丫?好巧,我叫戚解。”戚解抱臂想了一會,這丫頭的名字跟自己的太像了,叫起來容易分不清楚,于是想了想說道:“我小名叫小七,往后你就叫小八吧,來了這邊別總是把自己當奴才,可以叫我姐姐,好好伺候我婆婆,我不會虧待你的。”

戚解心里沒有那么多尊卑有序,在藥王谷生活的時候沒有什么丫鬟奴婢,就連春綠也是自愿留在那里,而她還要喚春綠一聲姐姐的,回到家中總覺得有丫鬟不自在,所以全家唯有她身邊沒有丫鬟。

現在要不是因為沒有人照顧婆婆,她也不會選擇去買個丫鬟回來的。

戚解吩咐完小八,就叮囑褚柏思,“你帶著小八出去繞一圈,買些鞭炮,順帶買些給你和她買身新衣服來,別心疼錢。”說完以后又從袖子里拿出五兩銀子遞給他,“你順帶去酒樓買些菜回來吃,我就不出去了,給娘把把脈。”

戚解其實脫口就想叫老太太,但是顧忌到早上已經因為這個稱呼把人給氣暈過去一次了,所以還是……引以為戒!

待到褚柏思走后,戚解就到了周氏的屋子里,看到緊閉的窗戶不禁嘆了口氣,立馬過去把窗戶打開透氣通風,然后坐到她床邊,開始仔細的把脈,看舌苔。

其實這周氏沒什么大毛病,就是積勞成疾,加上憂思過慮,還有住的地方太臟太亂,心情郁悶,所以這病也就一拖再拖,一直好不起來,愣生生把一個俏寡婦蒼老了十幾歲。

“你放心吧,這病有個十幾天就好了,但是你得按時喝藥,每天開窗通風。”戚解如是囑咐,可是周氏卻沒有絲毫感激之情,反而是沖著她翻了個白眼。

嘿,戚解正想說什么,可是話到嘴邊,還是又咽了下去。

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戚解一向不做,但是看在她是自家婆婆的面子上,這口惡氣還是忍下去了。

小說《娘子別動手》 第十二章 丫鬟小八 試讀結束。

最新小說

書友評價

編輯推薦

熱門小說

澳维超u20积分榜